/「用户中心」/「帮助」
浙江在线  >  江山新闻网  >  人文江山
阿婆

来源:江山新闻网    作者:杨小玲    时间:2019-04-28 08:48:22    「我要投稿

  阿婆属龙,恰好大我一甲子。她住在一个叫灰山底的小山村,那里山石黜黑,盛产着铁矿石,种地却是十分贫瘠的。村里的女人是不喊大名的,叫得很随意。20岁时,她从石门镇郎峰村毛家丰自然村嫁过来,大家叫她“毛家丰娘”。

  许多次,我在梦里见到她了。她慈祥的圆脸,雪白如缎子般的头发,穿着天青色的粗布连襟褂子,佝着背盈盈地笑着,她唤着我的乳名,充满喜悦和爱怜……她就是我的祖母,我叫她阿婆。

  6岁那年初冬,父亲第一次将我带进阿婆家。竹林青翠的小山坳里,低矮的黄泥墙,灰青色的土瓦,漏着风的窗儿,阿婆靠在门楹下,花白的头发在日头下闪着光,她一把将我搂进怀里。阿婆养了一条小土狗,狗儿摇着尾巴亲昵地围着我打转,我叫它“尾巴”。清晨,尾巴带我在竹林里打转,阳光细碎地照进林子里,风儿扶着林中的枯草,尾巴喜欢钻进苍耳丛里,出来时身上扎满了苍耳,变成一个球。

  傍晚时分,阿婆从地里摘菜回来,她唤我回家。这时农家的炊烟已像一条条白龙在空中升起,我能分辨出各种柴火的气味。那气味呛人又有松木焦香的是松树枝,而烟气熏人又久久不散的是没有晒干的草垛,而烟又直又白的是木柴。我坐在火灶旁,阿婆教我生火。先用铁钳将火膛中的沉灰撇清,再用干燥的松枝叶引火后捅入膛内,添上枝枝棍棍即成。火儿噼里啪啦地响着,映着我红通通的小脸。

  风灌进窗儿,鸡儿进笼了,鸭子上架了,猪槽也空了。农家的夜伴随着一天的劳作总是来得那么快。村子没有通电,阿婆点上煤油灯。有时煤油用完,就用菜油点。半盅油,一支棉线子,油灯做得简单又随意。一灯如豆,墙上开始有了长长短短的影子,影子来回错动着。这时,阿婆说话声音变得喑哑,据说声响大会招来山上的豺狼,就像祥林嫂,被老虎叼了儿子。阿婆小心翼翼地牵着我的手,走出厨房,远山静默地像伏蛰的猛兽,白天玩耍的林子幽幽闪着绿光,我吓得藏在阿婆的大围裙里。阿婆拉出我的头指着天空说,你看星星要被吓没了!我抬起头,满天的繁星呀,点缀在夜幕中眨着眼睛,仿佛所有的星星都赶趟这次盛会,恐惧也便消失了。

  二九天时,村里来了个锡匠,他在祠堂门前的院子里支起了家伙。村里的女人和孩子们拿着破锡壶、旧锡勺纷纷赶过来。做锡活可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情。他拼命拉动风箱,炉火通红,架上铁锅,将破锡壶、锡勺熔化。然后将锡水注入模具里,成形后又快速放入水中。“嗤”地一下淬火。几分钟时间,一个亮铮铮明晃晃的勺子就做好了。人实在太多了,阿婆拉着我的手渐渐断开了,我被挤到了院子外。

  院子外有一个池塘,阿婆带我洗过衣裳。冬天的池塘了无生机,水浅了,一只蝉壳浮在水中引起我的注意。我提起一根树枝想把它拽来,没想到脚一滑,竟然跌入池塘,我越挣扎越往下沉,我拼命地叫着:“阿婆,阿婆。”没有人听到,冰冷的水透过棉袄往身上钻。这时,隔壁的土花婶做好锡勺看见了,“毛家丰娘,你孙女掉进池塘里了!”她大声喊着。我的阿婆,一个年近70的小脚老太,跌跌撞撞赶着小步,跳入塘中,一把将我捞起,抱回了家。孱弱的她,为更弱小的我撑起了一片天。

  上了学回家的日子渐渐少了,阿婆也老了。在我参加工作后的那一年冬天,我接到大哥打来的电话,阿婆在她的小屋安静离世了。竹林很绿,冬阳正照。

  春雨细密如绵,清明又一年,灰山底山朝南的坟茔又添新绿。阿婆,您在离开我们的日子里还好吗?

温馨提示:凡注明“来源:江山新闻网”均系江山新闻网原创作品,转载时敬请注明“来源江山新闻网及作者姓名”。
标签:
「编辑:郑雯倩   责任编辑:余明明」
www.js-news.cn 第一时间发出权威声音
一度时评
影像江山
江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© 2010-2013 | 关于本站 | 广告服务 | 联系方式 | 诚聘英才 | 法律声明 | 在线投稿 | 网站地图 | 新闻道德举报中心 | 
pc蛋蛋幸运28计划软件